高满堂谈乱象:倒模?让我碰见就给他砸了
字体大小选择

默认

2016-12-20 16:20:34    来源:新浪娱乐 参与评论

T

高满堂

高满堂

倒模?买收视率?“小鲜肉”片酬高?近期以来,电视行业诸多乱象逐一被挖出,不仅引发网友热议,业内人士也是纷纷发声。近日,在与编剧高满堂的独家对话中,他也就一些现象发表了自己的观点,“倒模?让我碰见我就给他砸了”“现在有哪个编剧要去体验生活都会被别人当成傻子”“投资人赚完钱去买收视率,这是对中国电视剧毁灭性的打击”。同时,他也分享了首次触及二战题材的创作感受,希望将鲜为人知的历史告诉观众,也呼唤大家多多关注现实主义题材。

高满堂呼吁关注现实题材作品

为创作新剧走访黑白门集中营

高满堂曾创作过《闯关东》《北风那个吹》《于无声处》《老农民》等一系列经典电视剧作品,挑战过年代剧、谍战剧后,如今他又对二战题材产生了浓厚兴趣。为了创作《最后一张签证》的剧本,高满堂多次前往二战时的集中营,也被漫山遍野的十字架震撼,在他看来,中国外交官当时拼命帮助犹太人逃离的做法值得被传颂,“我们的前辈既然做出了这么一件影响世界的事,作为后代,为什么不去反映它?”

希望为观众讲述这段严肃历史的同时,高满堂也盼望通过自己的行动证明,在如今的电视行业中还有现实主义题材存在的空间。虽然近年来很多热门电视剧为了迎合市场都会做出妥协,但他认为,只要质量过关,一样可以得到好的结果,更期盼2017年可以有更多现实主义题材回归。

新浪娱乐:这是您第一次接触二战题材,当初决定创作这部剧的原因是什么?

高满堂:提起中国人在欧洲的历史,更多人会第一时间想起我们受到屈辱、被人蹂躏、国土被分割等心痛的经历,但中国外交官拼命搭救犹太人的事情却很少有人知道,其实我们在国际社会上还有这么一抹亮色,觉得特别感动。另外,反法西斯题材的影视剧很多,但引起人们共鸣的却很少,我们的前辈既然做出了这么一件影响世界的事,作为后代,为什么不去反映它?

新浪娱乐:剧中角色普济州的原型是外交官何凤山,但其实关于他40年外交生活的资料不多,您在塑造这个角色时,他的性格是您赋予他的,还是在尽可能贴近他真实的样子?

高满堂:应该说这段历史事件具备绝对的传奇性,在真实的历史基础上,普济州的个性自然是作家赋予他的,因为他必须具有这种个性,包括陈宝国演的鲁怀山。但也不能随便去塑造,看到这么多历史会让我感触很深,根据这个感触就会勾勒出一个人物的轮廓了。

新浪娱乐:哪一个情节让您印象最深刻?

高满堂:到黑白门集中营采访的时候,刚过了一个山坡,忽然看到漫山遍野的十字架,吓了一大跳。后来知道他们都是在集中营死去的人,但是每一个墓碑前都有一束鲜花,让我特别震撼,虽然过去70多年了,但还有人记得这些亡灵。后来进入集中营的监狱,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,就希望能拍一部这样的电视剧,让大家更加关注、关爱生命。

新浪娱乐:最近关于战争的电影也很多,比如《血战钢锯岭》等赚了很多观众的眼泪。您在创作的时候,是如何平衡真实故事和创作元素的?

高满堂:如果说为了有好的市场,那作品的创作重心肯定会发生偏移,那就是变狗血,纳粹、反战、科学家失踪等细节很容易写成狗血满天飞的剧情,但如果你坚持严肃的现实主义手法的话,那就是一部严肃的作品。创作的时候永远要记住现实主义创作的精神是真实、真实、真实。

新浪娱乐:刚才看了80分钟的成片,您觉得效果如何?

高满堂:我觉得画面很棒。我们拍了将近4个月,全都是实景拍摄,不像现在很多电视剧就在棚子里拍,光线和背景都是假的,那种作品没有质感,但《最后一张签证》会让人从视觉上就很享受。

新浪娱乐:画面很漂亮,但是您是否觉得演员的配音有点过于字正腔圆?

高满堂:我觉得汉斯的声音有点像过去的译制片,刚开始听确实有点跳戏,会感觉到这个声调很熟悉,但多看一会儿就能接受了,剧情会一下子吸引你。

新浪娱乐:您希望借这部作品传达出的精神和信息是什么?

高满堂:我就想用这部戏为中国电视剧做点建议,现实主义没死,现实主义没亡。看到这么多鬼怪神仙侠的作品,还有家庭剧里鸡毛蒜皮的小事,我觉得很心痛,应该重振现实主义精神。我还想用自己的行动证明,不用一味迎合市场,这部戏里市场因素该有的都有,但也兼具了现实主义,可能会唤醒大家对现实主义的关注,我期待2017年有一个新的开始。

高满堂解读电视行业乱象

“碰见倒模我就给他砸了”

电视行业中,有人像高满堂一样潜心创作,只为给观众带来更多好看又经典的作品,但还有更多的人破坏行业规则,导致各种乱象频出。除了年轻演员演技问题这样老生常谈的问题外,近日来电视剧买收视率黑幕、演员过度依赖替身等问题也被逐一曝光,对此,高满堂表示有些亲身经历过,有些则是听说过,在他看来,如果买收视率的行为存在,将是对电视行业的毁灭性打击;至于资本进入导致创作环节受影响,他则站在了更理智的角度进行了分析,“我觉得看待这个关系不能太任性,比如投资方承受不了的你没必要一味坚持,比如一个场景就要好几百万,这要考虑投资方能否承受,双方要商量。”

新浪娱乐:最近《美人私房菜》因为收视率奇低被撤档,牵扯出电视剧买收视率的黑幕,对此您如何看待?

高满堂:有听说过,但具体的我不太清,毕竟编剧的环节不会直接面对收视率。但如果是真的,投资人赚完钱去买收视率,这是对中国电视剧毁灭性的打击,不过作假的人肯定跑不了,早晚要付出代价。

新浪娱乐:最近张国立还在活动上提到在创作过程中曾受到资本牵制,您在创作过程中遇到过类似现象吗?

高满堂:我觉得看待这个关系不能太任性,投资方承受不了的你没必要一味坚持,比如一个场景就要好几百万,这要考虑投资方能否承受,双方要商量,再大牌的编剧也不能太任性。比如拍《爱情的边疆》时发现很多场景都太散,他们就会跟我商量景拍不完,能不能删一删,如果场场都这样我肯定不同意,但偶尔的就可以同意。另外一个就是,其实投资方也有困扰,最近我们想做一个预算3个亿的项目,但由于电视台承受能力有限,又没有鹿晗、杨洋这些“小鲜肉”来演,这个项目没有出口,就只能暂时搁置了。

新浪娱乐:考虑到年轻演员对观众有很大的吸引力,未来您会否考虑邀请他们出演您的作品?

高满堂:“小鲜肉”咱们请不起呀,我们也曾考虑过通过他们来提高收视率,但还没见到人,对方传话过来,一听片酬就放弃了,因为太高了,一部戏七八千万,我们一部作品投资一个亿就了不得了,他们拿走那么多,戏还怎么拍?

新浪娱乐:那您之前有关注过现在的年轻演员吗?觉得他们表现如何?

高满堂:就一句话,他们会演戏吗?我举一个例子,有些人蹲在台阶上拍边吃边聊的画面,为什么在台阶上拍?因为他们累了,而且嘴里根本没有东西还在假装大口吃,表演太虚假。这不仅是会不会演戏的问题,这是人品的问题。

新浪娱乐:最近演员使用替身的事也很多人在讨论,尤其倒模之类的,您听说过吗?

高满堂:我听说过很多替身的事情,但是没人管啊,照样去卖钱啊。倒模?让我碰见我就给他砸了!

新浪娱乐:相比很多流行的古装剧、都市剧,现实题材作品的创作难在哪里?

高满堂:我觉得古装、鬼怪神仙侠的戏都好演,但现实主义题材太难演了,因为你卖萌也没用,高颜值也没用,这是真正的历史正剧,不是任你胡闹的。《锦绣未央》不好演吗?这些我都能演,演一个老神仙都可以。

新浪娱乐:您看了这个剧吗?

高满堂:实话实说,我看了就想吐。

新浪娱乐:会不会觉得现在中国电视剧行业原创力还是不够?

高满堂:原创要下功夫,但现在没有投资方愿意花两三年等剧本,只能通过改编、找IP去做。现在有哪个编剧要去体验生活都会被别人当成傻子。没有原创的艺术很可怕。

新浪娱乐:那您创作《最后一张签证》的剧本用了多久?

高满堂:一年多。集中营、各种纪念馆、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、中国驻布拉格大使馆我们都去过。

新浪娱乐:2016年仙侠、奇幻或者是家庭都市剧其实还是挺多的。现实题材的还很少,未来会呼吁大家多来关注这一类题材吗?

高满堂:这些年我一直在呼唤这个事,但是没人理。再有,现实主义作品的审查比较严格,导致很多人绕道走,但作为创作者,我们不能只是让观众每天傻笑,也应该关注他们的疾苦。

新浪娱乐:未来还有哪些想要尝试的题材类型吗?

高满堂:中国外交官的故事没人写?那我来写。屠哟哟都获得诺奖了,医生的故事没人写?那我来写《老中医》。当时有人说农民题材收视率不好,但我写一个真正的《老农民》,收视率第二,第一是《武媚娘》,它排第一,我排第二,我容易吗?(热水少年/文)
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之间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任何版权或内容等方面的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。详见版权声明

文章关键词: 高满堂 谈乱象

0

分享到:

猜你喜欢>

热点新闻>

图新鲜

1 2 3 4